艺术不评判,艺术只呈现。

西北部的小城,气候干旱。
一年到头没下过几场雨,空气干燥得令人鼻腔发疼。
漫步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柄伞。

太阳到了一天中奄奄一息的时候,人也跟着有气无力起来。狗和汽车都狂叫着,少年轻巧地穿行其中。

他要去哪里呢?
应该是回家吧。

但绝不是非回不可,只不过他这时候恰巧在回家而已。

伞是一周前带去学校的,可是每天放学他都忘记拿回来。

少年站定了,他看着这座城市里古怪的影子和变换的光,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
他不属于任何地方。
家只是暂时的居所,只有风告诉他接下来去往何处。

于是少年边走边问:“悲伤是什么?憎恨又是什么呢?”
他真诚的发问却等不到回答。

周围的狗和汽车也要回家了。

评论
热度 ( 7 )

© 寒渌生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