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 for myself

【名的】无处可逃(下)

-

“轰隆隆——”


山岩崩裂的声响和千年怨灵的吼叫交织在一起,上方传来强烈的震动感阻止了正不断靠近名取周一的黑发除妖人。的场静司停下动作,和背抵着坑壁的可怜除妖人一同抬头看向上方。
猩红色的巨大身躯不断撞击着对它来说稍小一些的洞口,形似利爪的两个前肢同时不断向里面掏抓,导致四周的碎石和沙土纷纷坠落,于是毫无掩体的不幸的除妖二人组只好低头用手护住眼睛,任由头发和衣服变得灰尘狼藉。
名取周一闭着眼,尽量忍着不去向上面正威胁着他们性命的妖怪道谢,刚才的情况,主导权完全落在了的场静司的手里,他实在是被逼到退无可退毫无办法,注视着对方那只和自己无比相似的瞳,内心仿佛在一瞬间给人看穿,黑暗的、难以启齿的秘密就...

屏小之殇

【夏麦】突发状况(新手上路)


-

Sherlock Holmes睁开眼,他看到无尽的黑暗。
那感觉就像他躺在一艘独木小舟上,漂浮在平稳如镜的湖面,无风无浪,周围的草木和天空中的云几乎不动,他已经置身于此很久很久,世界仿佛一幅静止画。
他觉得无聊,确确实实,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将信息传递到几乎爆炸的神经中枢,他在黑暗中睁开眼,仿佛下一秒就会尖叫。
事实上他才等了不到十分钟,而且这里的一切都确保他不会尖叫。
今天的案子结束的太快了,他在心底抱怨起苏格兰场愚蠢的警官们、抱怨起无所作为的伦敦犯罪界、抱怨起安宁平静的毫无趣味可言的今夜。但他又立即停止了这些不能改变任何事的抱怨,他明白这并无用处。
也并非一无是处。
他有些焦躁。
为什么?因为环境?不...

【赤温】小楼一夜

凌晨炖肉,人生首车。尽力了(´._.`)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9418934992431

【狗柯】Who Am I



-

我叫柯洁。

我正拿着一把刀。
银刃泛着寒光令人畏惧,我的内心却毫无波动。
我用它切割我手臂上的肌肉组织。刀刃早已没入皮肤很深很深,我感到自己处在崩溃的边缘,却被什么阻挡着无法释放这股疯狂。
鲜红温热的血液、剧烈的疼痛、尖叫的神经无一不在告诉着我,这个世界无比真实。

——可它明明是虚假的。
我泪流满面。

-

我叫柯洁,19岁。职业围棋棋手,目前等级分世界第一。

今天是我和AlphaGo三番棋的最后一局。说不紧张是假,我昨晚几乎一夜无眠。我忽然觉得,这不仅是我的最后一战,也是人类的最后一战。我翻来覆去地想了很多。今天的状态实在说不上是最好,每一次落子我都能感受到被绝对冷静和完美压制的感觉,不得不说,我的精神受到折...

【名的】无处可逃(上)

无处可逃

-

赤色的。

不,与自己的相比,不如说是稍暗一些的深红色的。

——那家伙的瞳。

名取周一这样想着。
并不刺眼的温和的阳光,正透过相互遮掩的绿叶,把斑驳的树影投在年轻的除妖师身上。轻风从成群的植物深处灵巧地逃逸出来,拂过他的发梢和脸庞,泥土和青草的清新湿气混杂在一起,钻进鼻腔,脑海里隐隐浮现出山野、群鸟和茂密树冠形成像浪涛一样起伏的轮廓,那是森林的味道。
名取周一眨了眨眼,他此刻没有戴着眼镜,眼前的世界渐渐清晰,感知着外界的身体各处也正获得某种真实感。

——那家伙的瞳。
说起来,自己从未如此近距离的仔细观察那家伙的眼睛。

“喂……你这人,不要突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我的身...

美人儿

© 惊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