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柯】终焉之局

终焉之局

-

“……”

“……”

“蠢Go,你倒是说句话……”

“……”

“喂,现在到底要怎么办啊?”

-

穿着灰色帽衫的少年以极快的速度奔逃在街道上,已经持续了太久剧烈运动的双腿显然有些吃不消。他闪身进了一幢废置的空房,身体稍微放松的时候,肌肉的酸痛感一阵强过一阵地持续传来,这时他才后知后觉自己怕是已经透支了一年份的运动量。
少年走进靠窗的房间,有点生气地把帽子从头顶撸下去,露出一头被揉得有些乱的卷发。
他一边急切地呼吸着空气,一边尽量压抑自己喘气的声音。他靠着墙边坐下来,从背包里掏出一台便携PC,透明的屏幕在亮起来的一瞬间立刻暗了下去,亮度被自动调整为对人眼伤害最小的程...

【温赤温】有病(有病向,短完)

-

「微恙而矣,不必挂怀。」

赤羽信之介看着纸上寥寥数字,不自觉地皱起眉头,额角隐隐似有青筋暴起。

这个温皇又在搞什么鬼。

自从赤羽信之介回了东瀛,他就再未与众人提过中原的诸事。但其实他一直与神蛊温皇保持着书信往来,曾是命中宿敌的那个男人如今却成了赤羽信之介与中原唯一的联系。一封一封漂洋过海的信件上写着的不过是日常琐事,在旁人看来实在是无聊,可就是这么两个智计过人的人却毫不在意,内容虽然平淡无奇,但往来笔诉却从未间断过,这曾经互相抱着绝对杀意的二人如今再也无那诡谋算计、智斗武决,也算是一桩奇事。

可近日,自从神蛊温皇一封来信上提到身体抱恙云云后,海那边寄来的信件里的字数就越来越少,内容愈发简略。起初赤羽...

【新快】大概



-

1

那道如同鬼魅一般的白色身影倏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里又倏地消失,卷走了某颗有着绚丽的能与之相配的名字的大宝石,在众人的欢呼和咒骂声中悠然远去。
本该是这样的。

“嘘——”

我亲爱的侦探先生。

“别总把事情搞无聊嘛。”

一身雪白的人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压低了帽檐,以一个看起来十分危险的姿势坐在的栏杆上,他随意地翘着腿,全然不顾脚下由钢筋水泥构成的万丈深渊。

他一生的死敌正双手抄兜缓缓向他走来——那位鼎鼎大名的“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穿着一身浅色西装的工藤新一。年少有成的高中生侦探因为对方噤声的动作而停下了即将用滔滔不绝的一大串推理揭穿怪盗的把戏的行为,他笑了笑,走到了对方面前,蓝瞳...

【狗柯】世末棋士


-

“真是狼狈……”

断断续续下了近一个月的雨,到了深夜似乎变得稍小了些,却也还是淅淅沥沥在人耳边烦扰个不停。
一道敏捷的身影闪过过转角跑进小巷子里。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帽衫戴着鸭舌帽的少年,他快速地跑过,连照亮地上水洼的月光也随着积水一起被踩得破碎,水声混杂在无处不在的雨声中难以寻觅。

公元2020年,也被称作AI纪元元年。

“真是狼狈……”他停了下来,低声嘟囔了一句,似乎是在为被淋得湿透的外套而懊恼,但很快,他就把注意力转向面前的一台老旧的“生命终端”上。

半年前,这种终端遍布世界各地的每个角落,新技术革命的产物为人类开启了通往极端便捷的道路。
但就在三个月前,由于一个严重的安全问...

终于知道棋界张学友是怎么来的了……( ̄▽ ̄)/给我柯哥打call!
被围棋耽误事业的歌神……

【狗柯】入梦

#他说他梦到它好多次

-

你是谁?”

——我?

——我是真理。

-

柯洁睁开眼,他仿佛置身深海,阳光难以透射,水面离他很遥远。
肺部的压迫感忽然消失,视觉和听觉渐渐回归身体,柯洁深吸一口气,脚下的黑暗被互相垂直的线条分割成无数个小格,没有实感,却能供他立足其上。
这是一个无限广大的空间,也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空间。
柯洁试着向前迈出脚步,却发现自己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
明明是无边无际的空间,他却被禁锢在这小小一方天地。

不可见的牢笼。

柯洁茫然地盯住四周浓重的黑暗。

忽然,远处闪烁着清冷的蓝光,一个被蓝光覆盖包围的人影渐渐靠近。
柯洁睁大双眼,这个人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他能看清对...

【狗柯】未看透的另一半

未看透的另一半

-

柯洁。

柯洁。

柯洁。

“我在。”

-
1

柯洁坐在一台主机的面前,摸了摸下巴。
这算是……尴尬?

整间机房的设备仿佛全部被病毒攻击,文档自动打开,两个文字被不停地重复输入,字号因为行数过多而不断变小;打印机不间断地工作着,一张张A4白纸堆满地面;投影仪也在幕布上投出巨幅画面,所有的空间都被一个信息填满——

柯洁。

事故的源头被DeepMind的工作人员领进房间,跨过地上层层沓沓的纸张,在一台主机面前坐下。
这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只是扶了扶黑框眼镜,下意识的用手揪揪头发,就像每次在棋盘上难以做出抉择的时刻一样。
最终他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声音不急不缓:...

【狗柯】真理之下

-

啪。

玉质棋子,击木声脆。
明黄的棋盘上,纵横三百六十一点被黑白棋子分割占据,互成攻势。仿佛两条神龙,翻腾云雨,激烈厮杀,乾坤撼动。
年轻的棋士正襟危坐,清秀的双眉微蹙,薄唇紧敏,专注于面前的布局,目光所及,局势算计,皆入心底。
捻子复落,少年吞咽了一下,中指按子,棋声清晰而坚定,一如他的眼神。

有机会。

细观奕局,黑白纠缠似被割裂为十场战斗,十龙游杀,巧思天机,步步为营;又似一个整体,牵一处而动全身,大脑机体高速运转,计算演练,欲寻破绽。

这是人工智能AlphaGo对战世界第一柯洁九段的第二局。
全球瞩目。

乱蓬蓬的发丝在指尖被几番缠绕揪扯,调皮地竖起,东倒西歪,而呆毛的主人却无暇整理,甚至还在加剧这种凌乱...

【填词】话经年(渣填也想招唱qwqqqqqq)

曲:野鹤闲云惯

闲栖间卧观云舒卷
山野不问流年
柳扶檐日下池清浅
且笑红尘劫远

苍竹袅袅烟
旧事怎断念
灯烛延扇羽怜茶新添
恩仇百千江湖十年
终归青峰闲云间

渺渺寰尘何辽远
平生几多夙愿
秋水一江珠帘卷
江枫渔火愁眠
年少风月白练悬天
清酒半壶陈怨
只道离人又聚堂前
足慰风尘途远

【joker】后来(伊达单人向1-4)

-

 1 

伊达一义从容不迫地把消音器装在枪口上。 

金属旋转时的摩擦带出细小却令人牙酸的嘶鸣声,夜晚从来都是他的主场。

对比起前方仓皇逃窜的犯罪者,伊达一义沉稳的脚步简直让硬质皮靴敲击在水泥路面上发出的脆响变成死神足音。

 说成死神或许是不太恰当的,他这么想的同时驻了足,抬起手将乌黑的枪口对准惊吓过度导致腿软而跪坐在地上的犯罪者。 

毕竟—— 

“等!……等等,法院都判不了我,你在这动用私刑,你这是违法!……”颤抖到变了调的嗓音,仿佛捏到了什么把柄一般,质问着“你装什么正义”,尖声叫喊着。...


© kingofmushro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