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评判,艺术只呈现。

老兵真的老了,战场上落下的伤病终于在人生暮年张牙舞爪地登场,将那具不算健壮的身体撕扯至粉碎。
弥留之际,他眼前闪过的回忆像雪片一样四处纷飞、飘渺远去。他伸出手拼命地想抓住其中的一两回,却发现自己已经虚弱得只能稍微动动手指。
他记起他的那位老同学、老同事、战友和同志。他们本该是同龄人,而敌人的炮火和枪弹只给他留下了那位战士永远的年轻的面容。
他记起他们在校园里同窗苦读。笔下是权丧国辱、民不聊生,心中是博爱民主、平等自由。
他记起他们在战场上并肩作战。顾盼是山河破碎、尸横遍野,抬首是命悬一线、视死如归。
他记起他们在战壕里抵足而眠。阖目是尘埃满地、浓重暗夜,睁眼是曙光遍天、新生黎明。
他记起年轻的战士,又忘了年轻的战士。
他记起他们共同的理想,又忘了他们最初的梦。
他什么也记不起来,又忘了很多很多。
弥留之际,他欣喜极了,想对谁说“你听听啊”,用尽力气却只动了动嘴唇。
外面是十月金秋,城门上礼炮声声,震耳欲聋。

评论
热度 ( 17 )

© 凭剑载书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