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评判,艺术只呈现。

他没睡着,因为一闭眼就能看见年轻的战士死前的微笑,那是满脸的泥土和血污都盖不住的笑。战壕外面是炮弹爆炸的巨大声响,连地面都隆隆地颤动,机枪喷吐的火舌从未停歇,子弹穿过血肉之躯,战场上开满了炸裂的生命之花。
在所有惊天动地的声音中,他听见年轻的战士断断续续地说琴的事。
于是在黑暗里,他慌忙地伸手去摸,摸到了就赶紧抓过来抱在怀里,不管不顾地拉了起来,老旧的手风琴音色暗哑,全然不似在战火纷飞的年月中被奏响时那般悠扬动听。
琴声在黑暗里响着,他闭上眼,看见年轻的战士的微笑,也看见1949年的春。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寒渌生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