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评判,艺术只呈现。

有病1

玩一下生病梗x
或许微黛古(?)
-
有病

1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种笨蛋一样不会感冒吗。”

“是是——三十九点八摄氏度先生你先给我乖乖躺下。” 


好脾气的黛真知子不得不抬脚跨上床用双手拎着的“被子墙”将这个明明生病了还不老实的恶德律师给推倒并强行敕令人好好休息。 


虽然听到那家伙讨人嫌的尖锐话语的时候黛很想就这样放他病死在事务所也算是为民除害功德一件,但那沙哑的不像样的嗓音和稍显出病态红热的面颊还是让黛不由地心软。


 “服部叔呢?”

 “我准了他一周的假。” 


被合金怪力压制无法保持招牌嘴炮站姿的古美门研介只好躺下顺势缩进一大簇被子里只露出平日是引人注目的极度偏分此时却乱成一团连鸡看了都只想赶快离开的草窝状不明物,用闷闷的无奈的声音回答黛的问题。

 是了,今天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除去入冬以来格外寒冷的天气,黛像往常一样以早于古美门起床的时间到事务所上班,进门却发现屋里安静到异常,没有香喷喷的早饭,没有在厨房忙碌的身怀绝技的事务员。

 于是黛在等到快中午都不见先生起床或服部叔出现的情况下多次犹豫后上了二楼,下手不轻不重地敲先生的卧室门。

 没有得到答复的黛忍不住开门查看,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不如说根本没有人躺过的痕迹。

 鉴于之前的植物古美门事件,黛决定先在事务所好好寻找一番。于是当她拉开阳台的木门时,便成功地获得一只以怪异姿势蜷缩在躺椅上病得不省人事的睡衣古美门。


 “洗完澡只穿着睡衣在阳台吹一晚上凉风会感冒是必然的吧。”


 把人弄醒拖到卧室量体温听了本人的事后推论的黛律师语带鄙视地说道。

 果然没有服部叔在的话,她的先生就是生活重度残疾者阿……黛在心里半嘲笑半无奈地想。她曾经偷偷做过这个假设,没想到今天就已经被证实。 


“这种程度的话得去医院才——” 


“拒绝!” 


举着温度计皱眉的黛话音未落就已经给人打断,而当她看向床上躺着的人——偏分鸟窝也不见了,业内保持不败神话的王牌律师正完全地缩进被子的庇护中。 

看到这一幕她想起曾经患有战败心理创伤应激障碍的先生用绒毯包裹住自己防御全开地缩在沙发上碎碎念叨怪兽出场顺序表的可怜模样,禁不住勾起了嘴角。


 “先生……总是这么幼稚呢。”


 这该算是什么?盲肠手术创后应激障碍吗? 


坚持不去医院的幼稚鬼闻言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怨念颇深地瞪视着为自己的荒唐想法而忍俊不禁的部下。 

黛浅褐色的瞳闪现出如珍贵的冬日的暖阳一般明亮笑意,她忽然伸出手去揉了揉被子间那一丛乱糟糟的头发。


 “你被开除了!”


 前一秒还病弱的古美门律师下一秒便从床上弹起来站得笔挺,一手背后一手直指着他的刚刚使出了摸头杀的部下大声说道。


 -

TBC(?

评论
热度 ( 22 )

© 凭剑载书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