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评判,艺术只呈现。

【夏麦】香水味

以前的东西,贴吧被吞了,搬到lof来(ಥ_ಥ)


-

香水味


 




     “滚出去。”小卷毛指着卧室门。

     

      大卷毛挑了挑眉没打算动。


      “滚出去!我说滚出去!Mycroft!!我不想看见你!”小卷毛陡然提高了音量,靠窗的书桌上摆着的一瓶花都仿佛随着声音颤动起来。

    

      “砰”的一声门响,几乎在小卷毛的叫喊声停止的同时响起。


      “噢!Sherlock,你不能这么对你哥哥说话!”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没关系,Mummy,Sherlock只是心情不太好。要我帮你切一些牛排吗?”Mycroft温润的嗓音跟在母亲身后。


      不管是两个人的对话,还是风儿吹的窗帘沙沙作响,亦或是楼下金凤花丛中夏蝉不知疲倦的鸣叫,都被12岁Sherlock收入耳中。


      可Sherlock根本没办法为这些声音陶醉。


      刚才他亲爱的哥哥走进他的卧室的那一刻他都用演绎法看到了什么?


      那些自然而然出现在线索相应位置的结论。


      他从来没这么痛恨过演绎法。


      操他的!Mycroft!


      操他的香水味,操他的香粉痕迹,操他的三个女人两个男人,操他的其中一个年龄至少在三十二岁以上。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几个人翻滚在床上的情景。


      他能看到,就说明Mycroft根本没打算掩饰,根本没打算对他愚蠢的弟弟掩饰。


      Sherlock气的抓起书桌上淡蓝色的花瓶,里面的紫罗兰却因为他手上动作的停滞和一些水重重摔在地上,水被摔的七零八落,努力向四周呈扩散状溅射。


      Sherlock笑了笑。


      操他的居然真的就连句话都不说摔门走了。


      花瓶还是没能幸免于难,残留的水滴们无论怎么挣扎还是在抛物线形成的过程被甩出花瓶,运气好的落在窗框上,运气差的落在青色花纹的石板上,在阳光的抚慰下映射出不远处的淡蓝色碎片,那儿有很多。


      晴朗的一天。


      Sherlock吸了口气,狠狠踩在悲惨的紫罗兰和水上,在母亲唤他吃饭之前打开了卧室的门,走到餐厅。


      留下了一路骄傲的水渍和紫罗兰碎屑。


      午餐吃的很安静。


      Mycroft的眼睑半垂着,恰好掩住幽深的眸子,睫毛微翘反射着阳光,手上正优雅的切牛排,他什么时候学会了那些繁琐无用的礼节?


      别逗了,他亲爱的哥哥已经离开他5年了,时间总会改变某些事情的。


      Sherlock可不会在这时候赞美Mycroft,况且他还在生他的气。


      Sherlock再一次明确了状况。


      他还在生Mycroft的气。


      得了吧,Mycroft的那些烂事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一点也不想知道5年的时间把他哥哥变成了怎样的一个人。


      道貌岸然?虚伪?自私?


      够了,真是够了。


      Sherlock的心里活动从来没有如此激烈过,手中的刀叉正无规律的切割着午饭,搅烂,戳碎。


      “Sherlock,你哥哥难得回来一次,不多说说话么。”母亲好心的劝慰。


      哦?Sherlock眯起眼,做了个象征性的微笑,不过于他来讲有些夸张,声音不大却语句清晰。


      “Mycroft,你身上的香水味真让我恶心。”


      没有理会母亲骤变的表情,Sherlock扔下餐具,头也不回的直奔门口。


      房门一声巨响,几只金丝雀从树上飞起来,扑楞着翅膀带掉几片树叶。


      刚好,Mycroft吃掉一小块牛排,叉子却停在嘴边不动了。


      Sherlock跨过淡蓝色的碎片,出了庄园向街道走去。


      现在正是午餐的时间,街上人很少,或许就连Sherlock也不知道他在闹什么脾气。


      他往小山坡上走,那是一个比较平缓的坡,以前他和Mycroft常来的地方。


      山坡上有一棵树,仅有那么一棵,Sherlock躺在树的阴影下面,这样既能看见远处的蓝天白云和城镇,又能避免正午阳光的炙烤。


      柔软的青草得以和卷毛重逢,卿卿我我的缠绕在一起。


      Sherlock伸开双手,听着草地里的蟋蟀和蝈蝈鸣唱,突然他又觉得烦的不行,屏蔽了那声音。


      云慢吞吞的移动着,太慢了,Sherlock有些嫌弃的盯着云。


      闭上眼睛,十三岁的Mycroft搂着六岁的Sherlock躺在草地上,Sherlock听着Mycroft用诗一般的语调念《运用无限多项方程》,在代数方程和微分方程的童话中慢慢睡去。


      Mycroft会背他回去。


      睡意席卷而来,Sherlock只有在最后一刻睁大眼睛,判断出那是乙醚的味道。


      已经傍晚了。


      Mycroft走进一个废弃的仓库,手里紧握着手机,还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着一条短信。


      “我们得谈一谈,来和你亲爱的弟弟喝杯咖啡吧。 -WA”


      朦胧的月光下只看见几个人影,和Sherlock。


      Mycroft皱了皱眉,半昏迷状态。


      用手扼住Sherlock脖子的那个人说话了:“你居然真的一个人来了。”


      他的左手还有一把刀。

 

      乌云飘过,遮住了本来就微弱的月光,仓库顿时一片黑暗。突然,左边窜出一个人,照着Mycroft的左肋狠狠踢了一脚,随后几个人又从暗处走出来,手中的棍棒毫不留情的落在Mycroft身上。


      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让Mycroft应接不暇,除了颤抖和接受似乎没有别的选择,额头上流下的温热的液体模糊了他能看到Sherlock的视线,Mycroft抹了抹,不过似乎没什么效果。


      White Austin,政敌。


      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得了吧,Mycroft自己的手段也不那么光鲜。


      在这腐烂的黑暗里,有谁会去正大光明的做事呢。


      Mycroft的血液源源不断的淌下脸颊,胸口的闷痛也让嘴里充满了腥甜的味道。他把视线移向Sherlock,通过分析自己几个比较严重的伤处转移注意力。

 

      好让疼痛不那么剧烈。


      况且从来就没人注意过自己的疼痛。


      右腿骨折,两根肋骨错位,左手韧带断裂,足够他在医院躺上好几个星期。Mycroft还是咬着牙一声没吭。


      Mycroft轻轻笑了笑,Sherlock一副安然的睡颜,是他五年来唯一的归属感。


      只要三个月,三个月以后,他就能把Austin的骨灰洒进大西洋。


      怀特走到Mycroft面前,揪住他的头发,迫使Mycroft抬起头。


      血流的太多了,白衬衫都染红了一大片。


      “Mr Holmes,放弃你对政府的提案,把脑子放灵活点,对你我都有好处。”那份提案对Austin家晋升爵位有很大的影响。


      Mycroft说出了进到仓库以来的第一句话,声音嘶哑的像地狱的恶魔,恶魔说:“放开我弟弟。”


      “切。”White有些生气,揪住Sherlock的衣领把Sherlock摔在地上,“你最好聪明点,要知道,想让你弟弟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很容易。”


      Sherlock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睛,意识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但足够他思考出一些东西。

   

      乙醚,绑架,废旧的仓库,政敌,Mycroft……

  

      Mycroft?


      Sherlock又一次跌入深渊。


      不知在何处徘徊了很久,Sherlock听到一些细碎的话语。


      “只有几处擦伤,并没有严重的伤口……注意好好调理……”


      “谢谢医生……”


      睁开眼,橘色的灯光刺的他一时间看不清东西。有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温暖留在了皮肤上。


      “Sherlock,你醒了。”是Mummy。


      待眼睛适应了灯光,Sherlock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声音闷闷的传来:“Mycroft呢?”


      “他已经回伦敦去了。”


      已经走了啊。


      Sherlock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怨念,招呼都不打就回去了。


      “邻居把你送回来的,说在一个旧仓库的门口看到你的,Sherlock,你的伤口是怎么回事?”Mummy的声音那么温柔。


      “我忘了。”Sherlock虽然多多少少能推断出一些东西,但他真的不记得什么了,况且解释起来很麻烦又很无聊。


      母亲笑了笑,没再追问,反正Sherlock的伤不严重,或许是摔倒了也不一定。Sherlock扫视了一下房间,地上的水渍和紫罗兰碎屑不见了,桌上已经换了一瓶新的风信子,旁边放着一把精美的小提琴。


      “Mycroft送给你的。”


      Sherlock撇撇嘴,听着Mummy离开的脚步声,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给Mycroft发短信。


      “我在等你解释。 -SH”


      “解释什么? -MH”


      “香水味。 -SH”


      “那只是个生日派对,我的弟弟。 -MH”


      Sherlock终于心满意足,睡了过去。


      耳边仿佛又响起Mycroft诗一般的语调。


Fin


评论 ( 2 )
热度 ( 58 )

© 凭剑载书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