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 for myself

相遇7、8(大小卡,大概温情向)

相遇5、6

 

-

 
 

7

 
 

“跟我比赛捞金鱼吧,这次绝对不会输给你!”这时的迈特凯还未脱去稚气,整天叫嚣着青春青春锲而不舍的挑战卡卡西。

其实长大以后也没变多少。

“不了,我还要去修行。”小卡卡西毫不犹豫的拒绝。

迈特凯即使是习惯了这人的冷漠,被如此干脆的拒绝也有点失落,他无奈的抓了抓头发,似乎在思考如何把小卡卡西拉去夏日祭。可不等他再次开口,小卡卡西已经一个跃身离开旗木老宅往训练场的方向去了。

晚上回到家的小卡卡西看到坐在玄关处身着和服等待已久的旗木先生时,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旗木先生身着羽织的俊朗模样,几乎让小卡卡西错把他当成已故的父亲。

“你……是要去逛夏日祭?”

“嗯,一起吗?”旗木先生轻笑着问道。

“不了。”小卡卡西拒绝道。他不想主动出现在那种人山人海的地方。不管村里的人谁看到他,入耳的就都是诋毁父亲的话。

“就当陪我吧,我一个大叔去很寂寞的,好了快去换衣服。”旗木先生找着奇怪的借口把小卡卡西推进房间。

觉得寂寞就别去啊真是。小卡卡西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随便从衣柜找了件和服换好,然后半推半就跟着旗木先生去了祭典。 




 
 

8

 
 

因为处于战争年代,所以夏日祭并不像和平时期那样热闹,但也有不少人。小卡卡西一进到祭典就觉得有刺目的眼神在看着他了,耳边似乎已经有细小的辱骂声响起,在人们的吵闹和锣鼓声中格外清晰。小卡卡西开始后悔来到祭典,然而此时若转身逃走无疑是软弱的表现。突然,他感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在脸上。

所有的声音和视线仿佛消失了。

旗木先生看着小卡卡西紧绷的肩线和微抿的唇,大概知道这孩子是什么感觉,于是从旁边买了两个狸猫面具,自己戴好一个,把另一个扣在小卡卡西的脸上。

小卡卡西把面具拿下来看了看后又戴上,这个面具带给他少有的安全感。

“走吧。”旗木先生牵起小卡卡西的手,掌心的热度融化了指尖的温凉。

小卡卡西感到心里有股莫名涌上来的情绪,他只是一言不发地任旗木先生拉着走过人群,看着自从父亲故去后就再未看过的热闹美丽的景象:孩子们笑着闹着围着吐火的人转,卖金鱼的人笑着用塑料袋装好水和一黑一红两条金鱼递给他,人们把干草堆得很高很高点燃之后冲天的火焰映红了周围的一切……

“给。”旗木先生从对面挤开人群跑过来,手里是两串秋刀鱼。

小卡卡西拉下面罩咬了一口,有些烫但味道出奇的好。

天空中有爆炸声传来,小卡卡西闻声顺着旗木先生手指的方向看去。

各色的焰火铺满了天空,流光溢彩地闪烁着。先是一个光点然后是无数的光点,像无数流星划过天空,却比流星更加耀眼美丽。

小卡卡西的眼眶有些湿润,他握紧了一直拉着的那只大手,心底说着谢谢。




 
 

TBC

 
 

突然想起来lof还没发过

 

评论

© 惊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