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评判,艺术只呈现。

【玄亮】轮回(被虐成狗自己胡乱撸个甜结局吃一下)

轮回

上方谷一场大雨,浇灭了熊熊烈焰,却也浇灭了兴复汉室的那一点希望。

偏偏助司马懿逃出生天。

杨仪一边暗骂着天时不和,一边将药碗端进中军将帐内,开始如一日三餐般习以为常的劝说。

“丞相,请先喝药吧。”

榻上的人却不答,不知是太虚弱还是太疲惫。

“丞相,可用过午膳了吗?”杨仪接着问道。

“亮实在没胃口。”

那肯定是又只吃了几口就叫下人撤掉了吧。杨仪在心里叹口气。

谁教能劝动诸葛孔明的那人,已经大去了呢。

“丞相请喝药吧,保重身体要紧啊。”杨仪作揖道。

榻上的人没再说什么,只是努力地撑着病重的身体想要坐起来,杨仪连忙到榻前去扶,那人明明将全部的重量都交到杨仪搀扶他的那只手臂上,可杨仪却感觉很轻。

诸葛亮捧起那碗黑乎乎的药汁,一饮而尽,擦了擦嘴角。

杨仪又想起先帝来。

若是先帝在时,必不会让丞相消瘦成如此摸样。

压抑的使人揪心的咳嗽声传来,强行拉回杨仪的心绪。他连忙将被子给往上拉了一拉,又叫门口的侍卫多生些炭火来。

诸葛亮一手紧紧按着胸口,试图压下那些恼人的疼痛。

大业未成。

先帝的梦还没有实现。

恨自己的身体,却这么早就撑不住了。

杨仪收好药碗,又一次确认了被子是严实的,炭火烧得正旺,窗户也关着,榻上虚弱的人也没有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

杨仪才走出中军将帐。

上方谷降奇雨时,诸葛亮口中涌出大片大片猩红色的液体,着实吓坏了杨仪。他深知丞相有疾在身,却没想到已经病的如此严重。血液和冰冷的雨混在一起,染的玄色的鹤氅和雪白的羽扇一片鲜红。杨仪和侍卫们慌忙扶住倒下的人,那人却用尽力气想要推开身边的人,平日里充满智慧和忧愁的双眼中也只剩下了愤恨。

杨仪只记得一向沉着冷静的诸葛丞相在雨中声嘶力竭的控诉。

“天不助我,助尔曹!”

然后又喷出一口血,再也撑不住,昏倒在众人的搀扶下。

杨仪只觉得自己在不停的流泪,心痛的无以复加。那人多年的辛苦和牺牲,只因这一场大雨,灰飞烟灭了。

先帝,您若真的在天有灵,就请庇佑我大汉吧。

杨仪看着谷中最后一点火光熄灭,只听见漫天的雨声。

在那雨之前,烈火也曾点燃所有人的狂喜,丞相迷离地看向天空,喊了一声主公。

兴复汉室指日可待啊。

杨仪看着身边才五十四岁就苍老至此的人,觉得他一定是透过苍穹九天看到了什么。

许是先帝与丞相皆年少有为,意气风发,携手共挽观江山指天下的一刻吧。

随后而至的滂沱大雨,却将这最后一点幻象也击的支离破碎。

几天来,杨仪日夜守候在将帐门口,看着各部将领进进出出,满面悲痛之色。

沉重,压的杨仪几乎喘不过气。

丞相是在留遗命。

杨仪一直不敢接受这个事实,直到帐中传出无比虚弱的一声唤。

杨仪啊,进来吧。

杨仪低着头,不敢去看榻上的人憔悴的面容。

他怕他一看就会控制不住泪水。

“杨仪,我死后,统军兵符就交由你来掌管。”

语调不急不缓,还带着平时下军令时的三分威严。

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死后,魏延必反,你要在那时除掉他。”

马岱狠命点了点头,受命而去。

“伯约啊,我的毕生所学我已整理成册,我观三军,只有授予你方能得益。”

平日威风的将军此时却忽地跪了下去,嚎啕痛哭起来,嘴中宽慰的话怎么也说不连贯。

丞相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不必宽慰了,我心中有数。那人笑了笑。却让杨仪心生悲恸。

“你们要好生辅佐后主。”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诸葛丞相的声音已经微弱到几乎听不到,可这十个字却千斤般砸在杨仪等人的心里。

诸葛亮感到眼前的景象模糊极了,自己很累,很想睡去。

他想说大业未成,他想说汉室未兴,他想说后主孱弱,他想说的很多。

他想说

亮有负先帝所托啊。

可身体仿佛不再属于自己了。

他陷入了黑暗。

再也看不见花落水流,看不见满城白幡零如雪,听不见春莺秋雁,听不见众人悲痛的哭声了。

累了,就睡吧。

这一觉仿佛睡了很久很久。

直到诸葛亮努力睁开眼时,大脑都停止了运作。

他看见的是隆中草庐的窗,窗外满山的灼桃翩翩飞舞,粉红粉红几乎刺伤他的眼。

而自己正躺在床上,似乎是在午睡。

那二十多年与刘备策马江山的悲欢仿佛只是一场梦。

诸葛亮连忙翻身下床,梦中日日夜夜思念的人正站在门口向他长拜。

“先生不出,苍生无救啊!”无比诚恳的语气与记忆中分毫不差。

这已经让诸葛亮想要流泪了。

他毫不犹豫地朝那人跪了下去,行了大礼。

“亮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窗外的桃花从窗隙飘进了屋里,落在相拥的两人的肩上。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凭剑载书不事君 | Powered by LOFTER